下拉阅读上一章

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踽踽独行

  因昔日丞相李宏源的锒铛入狱,散漫懈怠的朝臣们一下子就变得忙碌起来,就连轩帝的脚步也比往日匆忙许多,却也可见他的脚步多了几分轻松模样。

  宫门里不时便有打马急行的侍卫离去,而同时六部尚书、御史台众人也都被急召进宫议事,大理寺更是忙得热火朝天,反观身在大理寺的段恒毅却显得有些无所事事。

  正坐在卷宗室里翻看陈年卷宗的段恒毅听着窗外忙碌的脚步声,脸上露出疏朗的笑。

  眼下的结果,也不枉他忙碌了许久。

  三天一到,就是李宏源等人的死期!

  这个结果他盼了许久。

  这一步看似容易,实则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其中有多艰难。

  这一步对他而言,意义更为不同。

  李宏源这样的老臣,虽为朝中蛀虫,但他的势力也同样盘根错节,想要根除,并非易事。

  在他的有意推动下,轩帝终于下定决心,于他而言,也更加坚定了查明真相的信心。

  帝王也好,权贵也罢,并非是无坚不摧的。

  此时的金陵,天光正好,临近正午的阳光普照在广袤的大地上,摇曳的柳叶枝条映在地上的剪影都那么可人。

  手里捧着陈年乏味的卷宗,段恒毅脸上却洋溢着笑容。

  ……

  极北之地的云帆国又下了一场洋洋洒洒的白雪,被白雪覆盖的都城添了几分肃穆,却也彷佛多了几分圣洁,只是在这看似圣洁的雪白下,包藏的却是一颗食人的心。

  说眼下的司徒过人人皆兵也并不为过。

  许是受了风雪的缘故,集市上,街道上已经鲜少看到商贩的影子,就连常年窝在墙角的乞丐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反而街道上却是多了许多往来匆匆的百姓,这些百姓身上或过着兽皮袄,或穿着厚厚的棉衣,无一例外便是他们手中所持的利器。

  或长枪短剑、或长矛圆盾、或镰刀镐头,全然都在凛冽的风中冒着寒光。

  只看一眼,便会让人心中忍不住发慌。

  这里,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安宁。

  战事,也将一触即发。

  一辆围着青色厚厚帷幔的马车不紧不慢地行驶在这样的街道上,马车看着极为普通,然而路过的行人却都会停下脚步注视着马车驶过。

  更有甚者不仅仅会驻足避让,更会对着马车揖礼。

  轩窗的帘幔掀开了一角,风雪便肆无忌惮地灌进温暖的车厢里,笼在镂空雕花炉盖下的炭火灰烬被吹卷出来,落在车内之人雪白的狐裘上。

 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探出大氅,将那一点灰烬拈起,脸上却尽是嘲弄的笑。

  “司徒雷……你果真是个败类!”

  明明是咒骂的话,由于说话之人的虚弱,听上去就像低于呢喃一般。

  窗外的那些行人在他眼中,便如这手中的灰烬,也如窗外的飞雪,都与他无关。

  只是司徒雷这个国主的所作所为是在令人作呕!

  整个云帆国都城的百姓们,都以为他是他们的救世主、活菩萨,毕竟凛冬之际送来了足以让他们安全过冬的粮草。

  而这些粮草也足以支撑一场对抗大耀国的战事。

  他并非救世主、也并非活菩萨,他只是一个想要报仇的普通人……

  明明他们只是暂时合作的关系,却偏偏司徒雷的行径极为无耻,他只感到了羞辱!

  司徒雷看似行事磊落,却也想不到有这般下作的手段。

  想必用不了多久,整个大耀国便都会知晓,他是卖国通敌的叛徒!

  他闫家满门忠骨烈烈,自此便也要出一个遭万人唾弃的叛徒,何其可笑!

  不,闫家……早已被污名所覆。

  只是不是司徒雷此举,可有那位殿下的授意……

  凌厉的目光似是要化作利剑透过厚厚的帷幔,穿在外面赶车的侍卫身上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动怒的闫卿之面色因一阵急咳而变得红润异常,待平定后,他的面色又苍白了许多,与那一身雪白狐裘、与窗外的白雪近乎无异。

  赶车的侍卫像是背后长了眼睛,也像是有一双通灵之眼,直接看穿了闫卿之的心思。

  “公子何须为这些不相干的人动怒,明日第一批粮草即将抵达,公子圆满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,该是可喜可贺。”

  “嗤——”闫卿之轻嗤一声,对此却不作答。

  明日……那他便还有一日的功夫。

  这一日,比他预想来的要早,却也早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  只是,原以为早就看破生死的他,竟也在这时生出了些许的不舍。

  舍不得……舍不得什么呢?

  在这世上,在那一场冤假错案中,他早就已经是孓然一身。

  踽踽独行。

  也许,他舍不得的只是这一身温暖罢了!

  拢紧了身上的大氅,又把碳炉移近了些,闫卿之靠在柔软的引枕上,有些昏昏欲睡。

  窗外风雪肆意寒风凛冽,车内温暖如春茶香四溢,辘轳的车轮碾过雪地,只留下“咯吱咯吱”声响。

  青色马车的身影渐渐远去,天地间被一片雪白覆盖,那一抹青便似是早褪的春色。

  “快到了吧!”

  一声低于叹息从闫卿之口中发出,似呓语,又似是期盼。

  赶车的侍卫动了动耳朵仔细倾听了须臾,未闻车内再有响动,还是答了一声,“公子莫急,最迟明日便能抵达孤墨。”

  车内的闫卿之听得这话,嘴角微微扬起。

  额角已经沁出一层薄汗的他,这回似是睡得熟了,呼吸绵长且均匀。

  ……

  段恒毅在大理寺当差,叶洵也被急召进宫议事,原本闲来无事的叶婉茹却也收到了来自瑞王府的请帖。

  帖子自是出自郑荷华之手,且帖上话语简洁。

  “请叶家婉茹过府一叙。”

  接了帖子送来的怀瑾默立一旁,碧玺却是快人快语。

  “荷侧妃怕是来者不善,小姐还是不要理她为好,本就撕破脸皮了,还几次三番递帖子是什么意思!”

  “呸!你胡言乱语些什么,什么叫撕破脸皮了,那种粗鲁事,咱们小姐哪做得来!”虹玉一旁插科打诨。

  两位婢女的你一言我一语,却是让叶婉茹轻笑出声,同时心里也轻松了许多。

  “回了吧,就告诉来人说我这几日病了,不能前去。”

  郑荷华已经接连送了几封帖子,无一例外都是邀她前去一叙。

  自上次前去瑞王府,与郑荷华把话说开,她们二人也算是撕破脸皮了。

  旁人不知,她却是知晓的。

  郑荷华邀她前去,也不过是炫耀她的手段。

  姊妹反目,在她看来是极为不齿的。

  但个人有个人的因缘,郑风华落得今日,也算是罪有应得。

  她只叹郑端夫妇蛇蝎心肠,让嫡亲两姊妹同嫁一人,才造成如今的局面。

  权势、富贵,当真那般诱人吗?

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踽踽独行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